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第三方支付乱象丛生:违规提供支付渠道被追责

内地新闻 时间:2020-03-20 编辑:申博sunbet 浏览:
“没想到,我们没有找到骗钱的人,却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第三方支付违规的证据。” 作为互联网金融的重要细分赛道,“正规军”第三方支付一直以来也是监管关注的焦点。除了每五年一次的牌照续展外,罚单亦是从不缺席。 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全年,央行对于

  “没想到,我们没有找到骗钱的人,却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第三方支付违规的证据。”

  作为互联网金融的重要细分赛道,“正规军”第三方支付一直以来也是监管关注的焦点。除了每五年一次的牌照续展外,罚单亦是从不缺席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全年,央行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处罚金额接近1.4亿元。

  所谓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,监管围追堵截在前,各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违规却并不少见。特别为各类违规平台提供支付渠道更是早已经不再稀奇。

  1

  稳当4年专炒期货 第5年被骗17万

  移动支付炙手可热的当下,现金贷、博彩、原油、证券、期货、外汇……这些交易场景下,支付机构提供的收付款通道成了不可或缺的部分,像“血管”一样让资金流向了不同的地方。

  “血管”的这一头是收款,另一头则是付款。

  在这些“血管”的组成部分里,收款方毫无疑问是被偏爱的一方,而付款方则是承担全部风险的人。大多数骗局中,付款方一旦发出支付指令,转账交易完成后,追回损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  被骗之前,林杨(化名)连续5年专职炒期货。“每天坐在电脑前看着那些红红绿绿的线条,是我这几年做的最多的事”。

  据林杨描述,接触期货后很快他就辞去了原本的工作,“这是一件很疯狂的事,一天收入动辄七八千,甚至是达到五位数,很快就会让人膨胀,普通工作已经不能满足这种欲望了。”

  浮浮沉沉近五年,林杨在2019年初踩了雷,在一家虚假的外汇平台投入近17万元。

  在对方人去楼空被警方立案侦查之时,林杨找到了中国银联、杉德支付等几家为该平台提供支付渠道的第三方支付公司,经证实,资金最终流向支付公司的签约商户,且商户信息并不真实,无处可寻。

  据柒财经了解,在原油、期货等平台进行相关操作时,用户首先需要“入金”,即将绑定的银行卡内的钱,充值进平台账户。在获利后,用户可对账户里的资金进行提现。在入金前,用户应该根据支付公司主动提供的授权协议,决定是否授权相关公司对进行转账,并获悉资金转向何处。

  不过,林杨表示,其在虚假平台的操作过程中,从未签署过任何授权协议,也从未收到过来自于支付机构关于资金流向的提示。而支付公司对于签约商户的实际经营状况未经审核,出现虚假商户,也应该承担相应责任。

  林杨与各家机构开始了近一年的拉锯战。期间,林杨收到央行回复,确认支付公司对于签约商户审核不严,建议林杨对其进行民事诉讼或自行协商解决。2019年11月,林杨一纸诉讼将相关公司告上法庭。目前,法院要求该支付机构提交证明林杨授权支付公司划扣资金,否则支付行为无效。

  出现同样情况的并不是只有林杨。“仅我所在的群里,群内三百余人,也有人损失金额超过千万元。”林杨称,“没想到我们没有找到骗钱的人,却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第三方支付违规的证据。”

  久病成医。林杨称,追责的过程漫长且艰难,群内真正在做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。“能对于各种规定和起诉流程研究得这么清楚的,群内只有我和赵强(化名)。其他人没有找对方向,都是瞎胡闹。”

  2

  损失200万 获三家支付机构赔偿18.5万

  因为有着相似的遭遇,且都同样认真地在做同一件事,相较群内其他人,林杨与赵强联系地更多,关系也更为亲密。当遇到更为有效的维权方式时,二人也更愿意跟对方分享。

  赵强在虚假外汇平台损失的金额超过200万元,资金结算中涉及到的支付公司包括杉德支付、银盈通、中国银联、甬易支付、国付宝、汇元银通、开联通等多家支付公司。赵强也根据具体情况与这些支付公司进行了交涉。

  据赵强透露,已有三家位于北京的支付机构以现金的形式向他支付了合计18.5万元的赔偿金。“因为明确掌握了我与支付机构之间合同不成立的证据,并据这份证据,完全有理由相信支付机构与这些虚假平台之间有关联利益。所以支付机构直接进行了全额赔偿。”

  基于与相关公司的保密协议,赵强并未说明详细情况。“此前还有开联通提出给我2.4万元和解,但是造成我的实际损失是19.05万元,所以我拒绝了。后来他们给了我8万元,并且协议保留了剩余部分的起诉权利,现在已经在北京立案了。”

第三方支付乱象丛生:违规提供支付渠道被追责

  而此前已经用同样的方式获得证据的林杨,选择不再与第三方支付公司进行沟通,而是准备将之作为开庭后的“杀手锏”。“至于群内的其他人,我们顾不上了,证据以及获取办法不会共享,只想先拿回来自己的钱”。

  柒财经了解到,赵强仅通过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迅付支付”)流出的资金便超过80万元。在他意识到被骗后,找到迅付支付提出想要进一步查询相关支付信息,但并不顺利。而赵强拿到的央行回复的《举报答复意见书》显示,迅付支付违反了《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》等相关规定。

第三方支付乱象丛生:违规提供支付渠道被追责

  2019年7月,迅付支付收到第三方支付机构史上最大罚单,罚没金额近6000万元。彼时,尽管也并不能帮助他挽回损失,但赵强还是欣喜的告诉柒财经,“我圆满了也如愿了,做错了事,惩罚总是会来的。”

  此外,在2019年11月,因存在超出核准业务范围开展银行卡收单、条码支付实体特约商户收单业务,未按规定办理备案,为违法违规平台直接提供支付服务等问题,迅付支付被责令停止新增实体特约商户,并在3个月内有序停止网络支付业务。

  而在2020年1月2日公布的一起民事终审判决,更是为赵强、林杨等人打了一剂“强心针”。

 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,吉林省长春市78人于2017年联合起诉迅付支付为虚假平台提供支付渠道。历时两年,迅付支付被判返还全部原告受损资金,合计超过200万元。

第三方支付乱象丛生:违规提供支付渠道被追责

  罚单、赔款、业务停止……将在2021年5月迎来第二次续展大考的迅付支付已然陷入危机。林杨告诉柒财经,在他与迅付支付交手的过程中,他能逐渐意识到,“迅付支付现在的情况不太好”。

2019年保险消费投诉93719件 易安财险投诉量增逾1

2019年保险消费投诉93719件 易安财险投诉量增逾1

中新经纬客户端3月30日电 据银保监会网站30日消息,银保监会消...[详细]

2019年保险消费投诉出炉哪些公司屡上投诉“热搜

2019年保险消费投诉出炉哪些公司屡上投诉“热搜

人民网北京3月29日电(张文婷)一年一度保险消费投诉榜单出炉...[详细]